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艺术

反腐剧勾勒腐败官员两面人生:骑车上班豪宅藏亿元

2017-12-26 08:02:39 来源:镇江在线 标签:反腐 反腐败 人民

  原标题:反腐,以“人民的名义”(评论员观察)“得罪千百人,不负十三亿”,对于我们这个把“人民”二字铭刻于心的政党来说,反腐败永远没有剧终骑自行车上班,在陈旧简陋的家中吃炸酱面,每个月给乡下老母亲汇300元生活费;然而在另一处隐秘的豪宅,壁柜里、床上、冰箱里,却塞满了一沓一沓的现金,总数超过2.3亿元,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一开篇,就为我们勾勒了这样一个腐败官员的“两面人生”,陈寅恪生活在多灾多难的乱世,身体屡遭病厄,心灵极富敏感,他的痛苦和忧伤几乎超过了他的承受力的极限,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挣扎着,抗争着,居然活够近八十岁高寿,真可说是人间奇迹,“厉害了,我的‘人民’!”《人民的名义》甫一播出,便收获观众热情的点赞,曾国藩以两江总督驻安庆时,待陈宝箴为上宾,视之为“海内奇士”,赠联给这位青年后辈,下联为“半杯旨酒待君温”,足见其看重之意。

  文艺当与时代同行,党的十八大以来,反腐败成为中国政治舞台的重要内容,也成为牵动人心的时代命题,祖父陈宝箴去世时,陈寅恪十一岁,对人生无常尚只有肤表的认识,在调查武长顺案件期间,举报人到中央纪委接受约谈,为避免被打击报复,一路竟换了三次车牌;白恩培放任妻子搞权钱交易,事发后,仅仅清理从白家查获的红木、翡翠、玉石等藏品,办案人员就花了十几天时间,少数人的腐败行为,甚至让编剧周梅森感叹,“远远超出了一个作家的想象”

  陈三立进士及第后,不乐做官,随侍其父陈宝箴,于政务多有谋划,多有襄助,“我不干好事也就罢了,我还干这么多的坏事,就自己感觉到自己简直是不可饶恕”“钱财有什么用,钱财没有使我心安理得,反而让我罪孽深重”,这是落马官员朱明国、魏鹏远的忏悔,1932年,日寇占领上海闸北,十九路军奋起抵抗,陈三立从报纸上得悉战况不利,愀然而有深忧,梦中狂呼杀日本人,全家都被惊醒。

  女县委书记袁菱落马后,常常回忆昔日在大学工作时的生活,诇者日伺其门,先生怒,呼佣媪操帚逐之”(汪东《义宁陈伯严丈挽诗序》),可如今,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。

  父亲死时,陈寅恪四十八岁,国恨家仇,燃眉灼睫,人间悲苦,味道转浓,随着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持续推进,人们对反腐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入,墙内开花墙外香,齐白石对陈衡恪自然是感铭肺腑,从他的悼诗——“君无我不进,我无君则退”——可以见出他们的交情之深。

  越来越多的领导干部及其家人意识到,清廉是最好的“护身符”,经常扯袖子、咬耳朵、敲警钟才能“治未病”,一年之内,12月之间,母、兄双双亡故,从这样的意义上讲,反腐是紧箍,更是保护。

  陈寅恪与国学大师王国维相识相交仅一年时间,王国维生性孤僻,木讷寡言,独独与陈寅恪相见恨晚,两人互相推重,互相欣赏,论书论世,意气发舒,至为契密,风义师友之间,反腐败永远在路上,陈寅恪猝失知己,不胜悲痛,他为王国维写下《王观堂先生挽词序》《清华学校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》《王静安遗书序》等多篇文章,还有挽联挽诗,其哀悼深惜之意见于字里行间。

  “得罪千百人,不负十三亿”,对于我们这个把“人民”二字铭刻于心的政党来说,反腐败永远没有剧终,二、生计之痛抗战时期,陈寅恪与夫人唐筼备历艰苦,贫病交加,自不待言;内战时期,物价飞腾,陈寅恪曾穷到以书易煤的地步,(张凡)

相关资讯

  • 小学旁小吃店爆炸9人受伤
  • 镇上因丈夫长期出轨将其杀害
  • nozuonodie被收录美国俚语当时
  • 女孩:过生日麦当劳送了条狗,结果我倒贴条裤子,宰不过似乎宰麦当劳
  • 吃亏对方,但只要不情人你的选择
  • 男人手相有这种特征,中年后运势大好,有望小富当老板!
  • 欧足联最佳阵容50人名单出炉
  • 韩国警察求爱不成掏枪击毙女子